历史故事《江南与塞北》

         制作:高山流水

早年间有两同窗兄弟,一位姓薛,一位姓娄。这年,娄兄在江南做了知县,薛弟还是布衣一个,薛弟便来到江南投奔娄兄,想在娄兄手下混个差使。 薛弟的到来娄兄十分高兴,当即将同窗好友先安顿下来,日后再见机给安排,一日三餐细心照料,薛弟不胜感激。 一日,薛弟一人出门赏景,娄兄处理完公务来县衙后花园赏花,看着这江南秀丽景色不禁诗性大发,并得一佳句:“江南日暖难存雪”,便速到书房挥毫写于纸上,但一时想不起下一句该写什么。 此时,突然衙役来报:府台大人来到本县驿馆,传知县大人前往议事。娄知县当即掐断思路,放下手中笔,带几个衙役奔驿馆去见府台大人 。 薛弟游玩回县衙,看娄兄不在,便来到书房,见条案上有一副字:“江南日暖难存雪”。薛弟立即心绪缭乱。他想,这“雪”、“薛”二字同音,难道娄兄是不想收留于我?既如此我何必赖在这里讨人嫌呢。于是打点行囊离衙而去。 娄兄回衙不见了薛弟,心中纳闷,不知薛弟为何不辞而别……。

两年过去,薛弟时来运转,他在塞外做了官;而这时娄兄却因办事不力激起民怨,切得罪了府衙大人,被贬官为民。就在走投无路之时,得知薛弟在塞外做了官,便投奔薛弟而来。 娄兄到来,薛弟颇感意外,但出于同窗之情亦不好过于冷落,便将娄兄暂且安顿下来。 过了数日,薛弟回想起当年在江南时,娄兄写诗轰赶自己,心情不能平静,又觉得娄兄是被贬县令,我这里也没有合适的差使给他做,不如婉言将他辞退。便心生一计——用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。便在书房写下一副字句:“塞北风高不住楼”。而后带几个衙役下乡体察民情去了。 娄兄见薛弟出巡几日还不回衙,便来到书房闲坐,见条案上有一副字,拿起阅之,只见上写:“塞北风高不住楼”,顿时心血上升。他突然想起,几年前在江南自己曾写过“江南日暖难存雪”的诗句,薛弟莫名其妙不辞而别,原来是自己无心的一句诗惹恼了薛弟。今天薛弟写下这后一句“塞北风高不住楼”,肯定是有意驱赶自己。当初自己是出于无意,有心等薛弟回来向他解释一番,但一想,大错已铸成,解释也无意。于是,趁着薛弟还未回衙,便匆忙打点行囊离去……。

后来,人们将两句诗:“江南日暖难存雪塞北风高不住楼”拼成了一副佳对,流传下来。